五分28

                                                        来源:五分28
                                                        发稿时间:2020-05-24 12:01:26

                                                        《华盛顿邮报》说,此事再次说明,特朗普一直在破坏医学专家的建议,从忽视遏制病毒的努力,到淡化在公共场合戴口罩的必要性。

                                                        除了要保证疫苗供货稳定外,消除家长疫苗忧虑,提高疫苗接种率是全社会应该关注的问题。曾光教授建议,免费疫苗与自费疫苗一样好,同样重要。临床医生,包括儿科、妇产科、传染科、呼吸科、甚至急诊科医生都有责任宣传疫苗接种,不断普及疫苗知识,提高我国疫苗接种率,保证儿童健康成长。防止新冠疫情次生灾害发生,全球消除疫苗接种障碍迫在眉睫。5月19日,美国加州圣何塞市,一名医护人员走过正在等待进行病毒检测的人群。(图源:美联社)

                                                        与郭女士一样,初为人父的覃先生也认为,新冠肺炎疫情把宝宝的疫苗接种计划打乱了。“宝宝这么小,免疫力低,我们都不敢带孩子出去。”

                                                        曾光认为,“历史经验告诉我们,无论是新冠还是其他传染病,没有哪个传染病靠群体免疫可以控制,都是靠的计划免疫来控制疾病的流行,即指有计划地进行疫苗接种预防。”

                                                        “新冠病毒疫情之后,由于担心带孩子接种疫苗有风险,以及以前有关疫苗风波的影响尚未完全消除,让家长产生疫苗犹豫。”国家卫健委新冠防控高级别专家组成员、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首席科学家曾光教授认为,疫苗犹豫也是我国这段时间疫苗接种率下降一个原因。

                                                        有计划地进行疫苗接种迫在眉睫

                                                        美国动辄指责别国疫情信息不公开透明,然而其自身疫情数据的可信度才是大问题。美国疾控中心(CDC)早就放弃统一汇集并发布全美疫情数据,这一任务现在由各州政府负责。诸如“过去24小时全美新冠病患住院人数”和“全美病毒检测预定执行和完成量”等,对指导联邦抗疫工作至关重要的数据也因此一直缺失。《华盛顿邮报》在早前的报道中就称,美国疾控中心的数据“不可信”。

                                                        “即便仍有接种服务,一些父母或儿童照料者也因担心COVID-19而避免带孩子去接种疫苗。”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博士提出,世界卫生组织将“疫苗犹豫”列为2019年全球十大健康威胁之一。

                                                        在《华盛顿邮报》看来,关于特朗普承认服药,“最好的情况”是他在得到医生的同意下服用了,自己真的没能认识到其中的高风险,且他的支持者没有把羟氯喹当作解决新冠病毒威胁的方案;而“最坏的情况”是,他为了证明自己是对的、批评者是错的而撒谎,却让那些信以为真的人吃了药。《今日美国》担心,政府鼓励使用羟氯喹还会引发其他社会问题,比如依赖此药治疗红斑狼疮和风湿性关节炎的患者可能面临药品短缺。事实上,这种情况在特朗普此前为羟氯喹“带货”后就已经发生。有病情较严重的关节炎患者对媒体表示,自己被药房告知“断供”,不得不减少日摄入量,身上疼痛难忍。

                                                        美联社称,在弗吉尼亚州和得克萨斯州,当地政府一直将病毒检测结果和抗体检测结果结合起来进行统计。有专家指出,虽然这看上去似乎是检测总数变多了,但实际上却不能真正反映病毒的传播情况。美国野兽日报网站13日报道称,白宫应对新冠疫情工作组协调员德博拉·伯克斯已敦促疾控中心官员将“没有经检测确诊、但据推测结果呈阳性的死亡病例”和“感染新冠病毒、但可能并非因此死亡的病例”排除在死亡病例统计数据之外。